普通话版歌舞剧,小说的喜剧力量被减弱了

日期:2020-01-19编辑作者:财经资讯

世界上还没有哪个作曲家像弗兰克?怀德霍恩一样痴迷暗黑、恐怖的哥特文学题材。 1979年,20岁的弗兰克在百老汇看了一部话剧《德古拉》,嗜血的德古拉伯爵古典而忧郁、布满蛛网的城堡充满英伦风情。从吸血鬼的故事里走出来,回到现实,年轻弗兰克念念不忘,似乎就此奠定了自己的审美趣味。那时的他,已经写出了第一部作品《克里斯托弗》。 “我喜欢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哥特文学,那个时代诞生了很多伟大的故事。”在接受邮件采访时,弗兰克说,他迷恋哥特文学中那些神秘、恐怖、超自然的元素。一开始创作音乐时,他就在想,是否有机会把音乐创作与他热爱的文学嫁接在一起。 在百老汇风靡20年热演不衰的音乐剧《变身怪医》,就是弗兰克最非凡的成果。 《变身怪医》改编自19世纪英国小说家史蒂文森的恐怖小说《杰克和海德奇案》,小说主人公杰克医生是典型的双重人格,白天他是德高望重的医学博士,夜晚,当他服下自己研制的药水,则变成邪恶的海德博士。这个文学史上著名的人物自诞生之日起,就被改编为120多部影视剧、话剧和音乐剧。 弗兰克1997年创作的音乐剧《变身怪医》,一出炉就横扫托尼奖,并被《英国电讯报》赞誉为“比《哈利波特》的奇幻魔法更有《福尔摩斯》悬疑意味的音乐剧”。 “音乐剧《变身怪医》巡演过全球28个国家,全世界目前有9种录音、7种不同的语言在发行。”弗兰克谦逊地说,他是自学成才的音乐剧作曲家,“每天一醒来,想到世界各地至少有30个剧场都在上演《变身怪医》,还是会觉得不可思议。” 7月28日,音乐剧《变身怪医》在上海大剧院迎来中文版首演,口碑与票房在几天内迅速累积,形成爆棚效应。“风格复古”、“台词汉化接地气”、“舞美效果炫酷”、“演技炸裂”是豆瓣上许多观众对中文版的评价。 9月8日至29日,该剧将转战北京天桥艺术中心,最终完成北上广的90场巡演。对弗兰克而言,《变身怪医》中文版的成功似乎势在必得。 我的创作是为了剧场 弗兰克在美国媒体眼中有个显著的标签:“剧场流行音乐家”。为流行音乐作曲似乎才是他最显眼的身份。 事实也是如此,弗兰克多次获得格莱美奖,又为惠特妮?休斯顿等乐坛大腕谱曲,但他并不愿把领域局限于流行音乐界。 他始终想尝试,用流行音乐的方式创作一部音乐剧。 在加尼福尼亚大学念书时,弗兰克的专业是爵士乐以及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流行音乐。“我是写流行音乐出身的,所以我把经验用在音乐剧上,看看是否可行。”他强调自己“自学成才”,“我的创作是为了剧场,而不是为了百老汇”。 1997年,《变身怪医》首演是在洛杉矶,之后前往休斯顿演出。尽管弗兰克没有与百老汇争锋的意味,但音乐剧的爆红还是让百老汇亲自找上门,一演就是20年。 《变身怪医》让弗兰克在音乐剧领域声名远扬,也开启了他剧场创作中一致的趣味与偏好。他的音乐剧代表作中还有《死亡笔记》、《德古拉》等,几乎都带有暗黑、邪恶、悬疑的元素。“酷,现代,时髦”,是他选择文本时最看重的。 就算你没有完整听过《变身怪医》,也会对这部音乐剧中的曲目耳熟能详。最著名的一首《就在这瞬间》,曾无数次在美国最大型的重要场合登台。“就在这瞬间,回想从前/曾经的痛苦挣扎和梦想就在眼前/就在今天,一切如我所愿,胜利的光芒似火焰。”这句歌词,在奥运会、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就职典礼,以及几乎所有重要的运动赛事现场,都被无数歌手演唱过。 回忆创作这首歌曲的过程,弗兰克记得十分顺畅。音乐剧的编剧莱斯列?布里克斯是英国人,他是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文学专家,当编剧把剧本交到弗兰克手中,他坐在钢琴前,旋律自然而然就流淌在琴键上。“那是一个完美的瞬间,一直存在于我想象中的人物忽然就具象了,我用他的方式去思考,韵律就在脑海中响起。” 弗兰克用钓鱼来形容灵感迸发的瞬间。他只是一位坐在岸边垂钓的人,只需等待灵感像鱼儿一般游过来,“有时来条大鱼,有时是小鱼,有时又会一无所获。” 写作流行音乐与音乐剧,在弗兰克眼里有很大不同。“为歌手创作,你必须知道他想表达什么,关系什么,喜欢什么音乐类型,喜欢什么节奏。你要去强调歌手的内心。但创作音乐剧,你需要用音乐来讲述故事,不同角色和情节会给你不同灵感,每一首歌都要服务于故事本身。” 人性的高尚与卑微,善与恶 在创作《变身怪医》时,弗兰克读小说家史蒂文森的传记,看各个时代的电影导演对原著的改编,每一步详细的功课,都让他用音乐阐释人性时有着更深的解构能力。 “1931年版的电影《变身怪医》(又名《化身博士》)给了我很大影响。”弗兰克说。 美国导演鲁本?马莫利安是第一个把原著搬上大银幕的,这位影坛奇才在当年条件极为局限的情况下,以超前的一镜到底手法拍摄杰克医生服药后变身全过程,这个丝毫未曾剪辑的面部特写,令影评界数十年都解不开这个谜,导演究竟用了什么办法,才让这个惊骇的变脸过程如此自然流畅。 男主角弗雷德里克?马奇凭这部电影拿到奥斯卡影帝,他对角色绅士的、福尔摩斯式的诠释方法,也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弗兰克的创作。 史蒂文森是弗兰克心中伟大的悬疑恐怖小说大师,他在传记中读到,史蒂文森第一次写完《变身博士》,第一位读者就是史蒂文森太太,她读完后惊恐万分,直接将书稿扔进火炉焚烧。现在流传于世的小说,乃是史蒂文森写的第二个版本。 人性的脆弱与复杂,并非单一的善或者恶所能解读。身在维多利亚时代的史蒂文森,因道德话语过度压抑,创作出杰克医生这个压抑虚伪的人物,他身上的“恶之花”与“社会精英”矛盾共存。面对巨大诱惑时,杰克内心的黑暗欲望涌动,以海德的身份行恶,最终走向堕落,用自杀的方式毁灭自我。 高尚与卑微,善与恶,在弗兰克笔下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音乐风格。杰克的善是“英雄主义式”的,旋律大气而浪漫,邪恶的海德则是野性和爆发力十足的旋律。 “每个人可能每天都会追问自己,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弗兰克说,沉迷于这部小说时,他总会想,如果释放出自己被压抑的天性会是什么样?善与恶之间有怎样的分界,是否自由是不受束缚的?这个追问,也是他希望观众看完音乐剧《变身博士》之后思索的。

英国作家史蒂文森的 《化身博士》所具有的令人憎恶又感动的悲剧力量,来自大变迁时代“人之为人”的自省;这力量无关复仇、惩恶或者爱情。

图片 1

暑期档在上海演得火热的中文音乐剧 《变身怪医》 虽是基于莱斯利·布利库斯编剧的百老汇版本,但渊源显然要追溯到英国作家史蒂文森1886年的中篇小说 《化身博士》,随历史环境变化、艺术种类跨越,其间发生了不少饶有趣味的改变。

中文版音乐剧《变身怪医》演出剧照。剧方供图

史蒂文森的科学恐怖小说在当年恰逢其时,繁荣的维多利亚时代为小说家提供了年轻而热情的新兴市民阶层阅读群。当伦敦的浓雾从书房窗棂间潜入,鹿皮软椅上的主人正好拨旺炉火,乘着印度烟草的芳香,来一场文字引导想象的恐怖追踪。而到今日,晚间七点半剧场里的男女观众,一个钟点之前刚从水泥森林的一个个格子间里急急撤出,花上薪资十数百元,换视觉听觉次第绽放的三小时幻觉。

北京9月8日电8日晚,中文版音乐剧《变身怪医》正式在天桥艺术中心开演,钟丽缇等明星现身首演礼助阵。著名作曲家、音乐剧《变身怪医》作曲Frank Wildhorn以及导演David Swan则录制VCR送上祝福。

史蒂文森的叙事极具类型小说的特色。主角杰基尔博士的律师朋友和医生朋友讲述他们遭遇的奇怪事件:伦敦城中,暗夜疾行的怪人犯下冷酷无情的凶杀血案,而这一切竟与他们为人尊敬的朋友有着暧昧关联。早期小说的常见桥段———信笺往来,为悬念撒下更深迷雾。当形状丑陋的怪人海德与日渐憔悴的杰基尔博士行踪愈发纠缠不清,紧跟不舍的读者已有了关于一人裂作两角的隐约想象。待到终章,杰基尔自述调制药液、放纵享乐和终失控制的全部隐情,读者的想象方得印证、拼贴和补全。这就似一场潜入暗夜、一路追踪直至豁然开朗的阅读冒险。

据了解,该剧历经两年制作完成,以英国作家罗伯特•罗伊斯•史蒂文森的作品《化身博士》为蓝本改编,主人公杰克把自己作为实验对象,却分裂出了双重人格,白天是善良正直的医生杰克,晚上是恶魔化身的海德,一系列故事由此引发。《变身怪医》于1997年首次登陆百老汇演出就取得巨大成功,其中文版音乐剧在上海亮相时也颇受好评。

音乐剧则诉诸华美的场面、恢弘的配乐和细腻的人声,这些要素甚至覆盖了戏剧性。剧中场景繁多,在医院、实验室、客厅、街头、妓院、舞厅和教堂的频繁转场中,人声构成了最大的戏剧性:杰基尔/海德的独唱 《对抗》 在正邪之间挣扎、对峙和战斗;风尘女露西的唱腔带有沙砾感,唱尽情色的魅惑与孤绝的爱情。唱词华丽,唱功炫技,然而剧情的呈现是平铺直叙的,舍弃了层层叠叠的悬念,也舍弃了拨云见日的解谜。这是先入为主认定观众都了解故事的来龙去脉,于是索性放弃抛弃了情节? 艺术种类的跨越一定意味着如此的区分么? 不,小说的叙事策略和谜团设置,完全可以用舞台的语言进行高明的重组———想想 《歌剧魅影》。在场面、配乐和人声之外,音乐剧 《变身怪医》对原作戏剧内核潦草的打发,分明令人遗憾。

在剧情方面,从时间上来说,音乐剧《变身怪医》的故事背景是1885年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剧中的服装造型也高度还原了当时的风格,与剧情相呼应舞台布景也带给观众浸入式的维多利亚时代体验。

小说可能令当代读者惊奇的一点,是其中没有女性角色。实际上,史蒂文森包括 《金银岛》 在内的多部作品,都有这显眼的空白。对于消费市场中的音乐剧来说,单有男角无疑是一个太大的风险———罗曼蒂克的情感剧里没有爱情桥段,这怎可忍受? 于是编剧延续好莱坞先后两版电影 《化身博士》 的策略,凭空造出两个女角,一是爱玛,温柔忠贞的未婚妻;一是露西,萍水相逢的青楼女,她们外化了杰基尔的形体分裂和内心撕扯。在小说中,这种分裂和撕扯的象征是杰基尔家的前后两扇门,一扇光明正大,供正派人出入;一扇隐蔽破落,单任海德进出。门是静态的,空间的,在文字的隐喻里十分熨帖。而变为电影/音乐剧中的两个女人,则化作动态的、时间的,在视听的呈现上具体可感。露西一角尤是摄人心魂。风月场的丰盛本就是维多利亚时代华袍下的暗虱,它被视为“巨大的社会邪恶”,与得体优雅的社会价值格格不入,却又顽固不堪,在暗夜里吟唱人性欲望的蠢蠢欲动。露西性感耀目又坦率天真,由她来外化杰基尔内心放浪形骸,贴切形象。嗓音清脆温柔的爱玛则代表了体面人应有的一切:纯洁的依恋、坚贞的守护和无条件的支持,以及不幸地被腻烦。当露西同爱玛隔空对唱 《在他眼中》,杰基尔人生的撕裂和对峙成功地音乐化了。

图片 2

杰基尔调制药液,放出恶魔,在小说的自述中纯粹出于挣脱“极端的双重性格”,释放自 己“可耻的寻欢作乐”之天性。音乐剧却为他安排了一个看似更加正统的动机:为拯救病卧床榻的父亲。但病痛如何来源于人性中恶的一方,而康健又如何来自善之一面,始终未得解释,显得牵强。小说中的海德出于不可遏制的行恶冲动滥杀无辜,罪过就是罪过。而音乐剧企图“开脱”海德的罪行:死者尽是曾拒绝支持他的科学研究的医院理事,其中道貌岸然者还屡犯奸淫。当杀戮变成了复仇甚至“以武犯禁”,善恶缠斗的冷酷主题便令人遗憾地失去了。史蒂文森设计“海德”这个角色,立意绝非一个压抑的复仇者,他关心的是人性非善非恶、忽善忽恶的暧昧状态。在维多利亚时代,剧烈的变化撼动着前现代世界习以为常的一切:科学发展、工业腾飞在平静的人间版图上劈开沟壑,规矩高尚的社会习俗被更大的自由所挑战。在蒸汽机械的轰鸣下,被煽动的人们迫切地追问:我究竟是谁? 我有怎样的力量? 我能对自己和世界做些什么? 人性不再是天赋的,而成了人自己的造物。杰基尔身上令人憎恶又感动的悲剧力量,正是来自大变迁时代“人之为人”的自省;这力量无关复仇、惩恶或者爱情,它们令悲剧的力量弱化了。

中文版音乐剧《变身怪医》剧照。剧方供图

“当马车从一条街爬向另一条街时,他看到昏暗晨光中的各种层次和各种色调。有的地方黑得就像深夜最暗的时候;有的地方却是色彩浓艳的红棕色,就像一场奇异的大火照亮了烟雾;有的地方雾气暂时被驱散,一抹憔悴的日光闯过旋转的雾圈落到地面。”

此外,本部音乐剧的舞美大多是采用机械布景,在长达3个小时的演出中,通过重重“机关”,让整个舞台顺着轨道灵活地“动起来”,在短时间内呈现医院病房、理事会会议厅、订婚宴宴会厅、杰克的客厅、伦敦街头等多个布景,令观众啧啧称奇。

少了夜与雾,《变身怪医》 还是《化身博士》 吗?

这部音乐剧的制作方还表示,《变身怪医》中文版的两位男演员刘令飞和郑云龙是通过层层选拔脱颖而出的;另一位华裔音乐剧演员徐丽东拥有丰富的百老汇音乐剧演出经验,在中文版音乐剧《变身怪医》中,她饰演“露西”,这个角色也可以说是为其量身定制的。

(作者为复旦大学外文学院青年教师)

据悉,本次中文版音乐剧《变身怪医》北京站演出时间为9月8日至9月29日。

本文由www.2959.com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普通话版歌舞剧,小说的喜剧力量被减弱了

关键词: www.2959.com

节前红盘落下帷幙,市镇成交量再次衰败

星期二(五月二十四日卡塔尔(قطر‎早盘沪深两市平开。盘中,上证50指数震荡走强,拉动沪指探底上升。新三板指早...

详细>>

广发基金冯永欢财经资讯,稳中求胜

摘要: 冯永欢,经济学硕士,2004年2月至2007年3月先后任广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发展部行业研究员、研究发展部总...

详细>>

国际信资集团瑞银基金,主动股基具备较高投资

摘要: 投资提出:1.再接再砺证券型基金在当先51%季度内均能获取正的超过定额收益,具备较高的投资价值。主动股...

详细>>

后仍受注目财经资讯,信诚货币商场基金十二日

摘要: 媒体人 钱妤 晨报讯随着A股票市镇场的振荡调解,投资者的不绝如缕心情渐渐暴光,加上货币市镇利率的进级...

详细>>